金沙娱乐官网,金沙娱乐平台,金沙娱乐

第138章 该大度时大度,该小气时小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今天是,也是周末,这个时间段来这号称狗屁岛国最大博物馆参观之人还真不少。www.kanshuge.net看书阁首发章节


    因此三人干脆没有离开粽子飞船,就这么驾驶着粽子飞船对着博物馆进行每一个角落进行细微“扫荡”,毕竟粽子飞船是超科技产品,不但外在体积极小,更主要的是能隐身,躲避那些无处不在的摄像头,避免许多没必要的麻烦。


    一路上,宝物无数,而且大多数还是来自华夏的珍品,真是令人郁闷。


    马丹,总有一天,老子要将这里扫光——王小二心里恶狠狠地想。


    还别说,其他不敢说,但是要说驾着粽子飞船玩偷盗,还真能将这里的东西扫个精光,毕竟粽子飞创掠过的时候,来个顺手牵羊则可。


    可是,现在的主要目的是救时迁,可不能节外生枝,谁知道岛国的鬼子还有什么未知的手段在等着呢,没见时迁这样的老鸟都着道了吗?


    可是这个博物馆真他么大(咳咳咳…当然不能和我们的故宫博物院相提并论),个展馆共个展厅,陈列面积万余平方米,约有万件收藏品,天知道时迁是瞄中了人家的什么,才误中了陷阱。


    让猪脑入侵他们的监控系统调看监控也没用,时迁这家伙能在监控下大摇大摆地流下自己的踪迹?


    别开玩笑了。


    哪该怎么办?


    “时迁能瞄中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将目标缩小一下,比如这里最珍贵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多半虽然在这里,但是多半是不展出或暂未展出的东西。”陆逊分析道。


    嗯,的确有道理。


    可他么谁知道这狗屁博物馆有什么最顶级的好东西?


    王小二正要郁闷,宋江却微微一笑,娓娓道来:“这冻京博物馆藏品极多,其中国宝级文物件,重要级文物件,而其中可以称为镇馆之宝的文物有四件。”


    第一件,道释画《普贤菩萨像》,描绘在落花飞舞之下骑乘着白象的普贤菩萨象,乃岛国平安时代后期佛画的代表作品。普贤菩萨是与文殊菩萨同为胁侍于释迦如来佛左右的菩萨。不过,据说若有人一心诵读《法华经》并以其来修行的话,普贤菩萨便会骑乘六牙白象现身并守护在该人身旁。


    普贤菩萨是乘坐在白象背部所安置的莲华座上,慈目垂视,双手合十。白象以鼻卷持着一株红莲华,头顶上并站有三躯化生人物(诸佛、菩萨等为救济众生而化生成的人物)。菩萨头顶上方画有花朵所交织而成的华盖,其两侧亦有花朵曼妙地飘荡翻落下来。菩萨和白象的身体以澄澈透明的白色涂画,轮廓则以细而淡的墨线详加勾勒,并以朱红色略施晕染。


    此图确实是屈指可数的一件杰作,同时也是岛国平安时代后期和风化佛画的典型画例。


    此画虽然顶级,但是理应不入时迁法眼。


    原因?这是岛国作品,时迁能瞧得上它?


    第二件,长谷川等伯水墨画《松林图》屏风,这是近代岛国水墨画的代表作品之一,被称为“让美术历史上的岛国水墨画实现了独立”。


    该品被定为岛国国宝,现藏于此。《松林图》水墨墨色使用巧妙,构图简洁明快,用笔生动活泼,水雾浓郁飘缈,气魄豪壮爽朗,既得华夏水墨画笔墨之精要,又不失岛国绘画的独自性格,因之,此作在岛国绘画史上反响极大,在一个时期内,打破了狩野派独揽达官贵人家庭障壁画制作的地位,形成对峙的局面。


    同样,此东西依旧不入时迁法眼。


    第三件,圆悟克勤行书《印可状》,这是一件流落至岛国的华夏行书墨宝,为宋代高僧圆悟克勤禅师写给虎丘绍隆禅师的信札,讲述了禅宗的发展史和精神,该信札是作为对虎丘禅师证道的印可证明。后流传到一休宗纯手里。据说一休的弟子、茶人村田珠光正是从这墨迹中悟出了“禅茶一味”之理。信札内容收录在《碧岩录》中,此件为《印可状》的前半部。


    这个圆悟克勤禅师所处的时代正是和时迁生活的时代相同,会不会他们前世认识,时迁触景生情、睹物思人,于是心动并行动……


    不过时迁在宋时的主要活动范围在冀省、鲁省一带,上了梁山之后,无论出差公干,还是南征北战,好像都没有到过圆悟克勤禅师主要生活的鄂省、川省等地,俩人理应没有交集,更别提交情了。


    这个可以视为待定。


    第四件,周文水墨《竹斋读书图》,世纪前半叶,在京都·南禅寺的杲这样的僧所持的山水画,当时著名的禅僧们诗和序寄予了诗书画轴。笔者周文传达,同样的时候,室町幕府画家身份侍奉的相国寺的禅僧。周文的作品作为确实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在画面右下方的“越溪周文”的标志被质疑,但这部作品是周文考察的画上最适合的东西之一。


    《竹斋读书图》构图与动机,是华夏南宋时代的夏圭,马远等的样式和,是岛国这个时代的代表优作品。


    时迁对这东西应该无爱。


    没错,这些东西是珍贵,是能卖很多很多的钱,但这人人皆知的东西拿去卖钱,这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别人我是贼还是什么?


    当然,肯定也会有人大价钱要,绝对会。


    但时迁不是这种人,不是为了钱什么都不顾的人。


    这个与舍利之链不同,舍利之链虽然一样无比珍贵,但那是私藏之物,并没有对公众展览,举世皆知。


    时迁是一个有着自己行动准则的人。


    王小二却不同,这厮恨不得将这些东西全部照单全收。


    本是我们的,我们当然要拿回来。


    不是我们的,这也无妨,照收不误——凭什么当年你能拿我们的,现在我却不能拿你们的?当年你野蛮一点,被你牛了一逼。现在老子有这个本事了,不报回这“君子之仇”,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王小二就是这样,该大度时大度,该小气时小气。


    这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分对象——看对上的对象是谁?


    从宋江提供的这四件镇馆之宝来看,莫非时迁真的是对圆悟克勤的行书《印可状》动了心?


    “不一定!”似乎看出王小二的心思,宋江笑了笑道。


    “嗯?”王小二就疑惑了,难道还有什么心动的指向不成?


    “我听说,这冻京博物馆,这几天来了一只碗。”


    碗?


    什么碗?


    这什么碗能让时迁动心,能让宋江如此重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