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官网,金沙娱乐平台,金沙娱乐

第九六五章 晋阶合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于梁自红生孩子,倒是没什么人担心,毕竟作为金丹期的修行者,是绝对不可能难产的,大家担心的是秦岭。www.kanshuge.net看书阁首发章节


    “哎~~”七公主叹了口气:“孩子是要出生了,但她的耙耙却在经历生死大劫,万一渡不过去……多可怜啊!“


    每个人也都暗暗跟着叹了口气,是啊,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


    本来大家并不了解问道金身劫,还是七公主说道:我曾经渡过问道金身劫,在一刹那,整个人就象死了一样,没有任何思维活动,可这不是真正的死亡,而是灵魂对心灵做最本源的拷问。


    如果拷问不出结果,永远也不会醒来,或者拷问的时候生出了犹豫,心灵只要有一丝的闪烁,就会当场死亡。


    判断一个人到底死没死,短时间是看不出来的,也许三五年过去,秦医生依然是老样子,这说明最本源的拷问还未开始,而一旦肉身开始衰败,就只能说明他的神魂没有通过拷问,入了轮回。


    下一世是什么样的人,谁都不知道,也没法找到他,这和阳神死亡带着灵识转世是两回事,只有他自己历苦海劫才能明了自己的前世,假如得不到修炼的机会,就只能在轮回中一世世的沉沦了!


    这可是让人毛骨耸然啊,不过谁都没法帮到秦岭,只能靠秦岭自己。


    “咯咯咯~~咯咯咯~~“


    这时,梁自红的屋子里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听起来是婴儿在笑,笑声中充满了降临人间的喜悦与振奋!


    ”这……“众人面面相觎,又有些毛骨耸然,毕竟刚出生的孩子,哪有落地就笑的?


    果然,王心梅略显无奈的声音传出:‘生了,生了,是个女孩子!”


    在场的女同志全都冲进了产房。


    只见王心梅的手里提着个女婴,与寻常刚出生的婴儿紧紧闭着眼睛,脑袋略尖不同,这个婴儿的脑门是正常的,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睁着,不停的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还手舞足蹈的挣扎,非常有力量。


    这哪象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啊!


    王心梅回头道:“你稍等一下,这小家伙闹的很,我先给她洗个澡!”说完,就把孩子往温水里放,却不料,婴儿那小脚踏进水面的一刹那,突然猛的一踩!


    顿时,一蓬水花溅起,王心梅闪避不及,被淋了满头满脸!


    “咯咯咯~~咯咯咯~~‘小家伙得意的笑着。


    每个人都无语,果然是吸收了诅咒之力的孩子啊!


    王心梅也哭笑不得的骂道:“你这小家伙,怎么刚生下来就这么坏?啊,这以后哪还得了?“


    小家伙立刻摆出了一副无辜之色,看那神态,似乎在说,怎么了?怎么了?是我弄的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各人又都相互看了看,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不过梁自红可能是早有了思想准备,倒没什么太过的反应,只是躺在床上,眼里射出掩饰不住的慈爱。


    接下来,小家伙没再闹事了,老老实实的被王心梅洗的干干净净,擦干之后,抱给了梁自红。


    梁自红刚接来怀里,小家伙就咯咯一笑,伸出粗粗短短的胳膊,拨开了梁自红的衣襟,对着那雪白硕大的胸脯一口吸了上去!


    梁自红浑身微震,心头萦绕起了浓浓的幸福感。


    是啊,这个孩子哪怕再不正常,再邪恶,再调皮,也是她的孩子,她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到自己的孩子!


    七公主目不转睛的盯着孩子,说道:“这会儿多安静啊,真看不出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噢,对了,孩子还没有起名字吧,你们准备了吗?“


    说到名字,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怪异,毕竟起名字起码要父样在场,而此时,孩子的父亲正在广场上渡劫,生死难料,谁不担心呢?


    这几天,秦岭的名字成了禁忌,谁都不提!


    “怎么了?”七公主不解的问道。


    梁自红勉强笑道:“先起个小名吧,我看就叫安安!“


    ……


    安安,是平安的意思,这也代表了每个人内心的期望。


    不知不觉中,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里,无论下雨曝晒,秦岭都端坐在广场上一动不动,谁都不知道他的情况,而更加让人担心的是,如哈娜、郭云依、赵日天等人是可以随时和青青沟通的,可是这么多天以来,始终没有与青青取得任何联系。


    每天,大家都去广场远远眺望,梁自红也抱着安安,指着秦岭道:“这就是你的粑粑,你来到了世上,你的粑粑却生死不知,你如果能听懂麻麻的话,就为你的粑粑祈祷吧。


    安安咯咯笑着。


    “哎~~”梁自红无奈的叹了口气。


    安安从第二天开始,不用人教就会走路,而且不光是喝奶,还可以少量的食用灵果,甚至给她灵石,她会自动的运气吸收,可是更让人震骇的是,经过太白金星的检查确认,安安一生出就拥有炼气修为,拥有诅咒的异能!


    当然了,安安刚出生,修为弱,她的诅咒只能对普通人产生影响,比如梁自红抱着她下山,她见着个小伙子盯着梁自红那鼓胀胀的看,好象有点想法的样子,于是对着小伙子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结果那个小伙子一头撞上了电线杆,然后又踩了一脚狗屎,跌了个仰面朝天!


    这个能力让人膛目结舌!


    太白金星一见到安安,就兴奋的两眼发光,总想抱过来研究研究,但是安安对太白金星非常警惕,每次见到太白金星就哇哇大哭,梁自红只能把她抱走。


    这其实不怪太白金星,虽然小凤凰一孵化就是先天,似乎安安的炼气不算什么,但是作为人类,包括仙界在内,从来没有谁家的孩子刚出生就是修行者,每一个都是全无修为的普通人,需要引导修行才能成为修行者,最多灵根好些,聪明些,这还在理解的范畴之内。


    而如安安这样,出生就是修行者,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太白金星很想弄清楚原因,只不过安安不愿意,他也没办法。


    这一天,秦岭依然没有醒转,到了晚上,梁自红把安安哄睡着了就开始打坐炼气,很快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却不料,本该睡着的安安缓缓睁开了眼睛,眼里闪出狡黠的光芒,看了眼梁自红之后,就蹑手蹑脚的爬起,悄悄的离开了屋子。


    安安走路还不大利索,跌跌撞撞的向大殿的方向走去,深夜的矛山很安静,大殿周围又被清场,还有小凤凰守着秦岭,倒也不怕有人捣乱,因此没有安排人手。


    没过多久,安安出现在了殿前广场上,假寐的小凤凰突然睁开了眼睛,她认得安安,没有阻止,只是关注着安安的一举一动。


    安安远远站着,很好奇的看着这个麻麻口中的粑粑,坐着一动不动,天生的骨肉亲情,又让她对这个粑粑带有一丝天生的眷恋,于是,她开始一步步走向秦岭。


    每走一步,小凤凰都紧张万分,但是她不敢弄出声音,怕影响到秦岭,几次三番她都想飞过去,却又担心翅膀扇动的气流也会影响到秦岭,就在犹犹豫豫间,安安站在了秦岭面前。


    “咯咯~~”安安突然一笑,扑进了秦岭怀里。


    这可把小凤凰吓的不轻,再也顾不得了,飞来阻止,只是迟了。


    “叽叽~~”小凤凰尽量压低声音叫唤,示意安安赶紧走。


    安安又是咯咯一笑,爬到了秦岭的背上!


    小凤凰急的脖子上的毛都炸起来了,别看她杀阳神轻轻松松,可是对付这么一个小家伙愣是没辙。


    打吧,生怕自己下手重伤着了安安,骂吧,她还没化形,没法口吐人言。


    不过哪怕被安安爬到了身上,秦岭从外表看,似乎并未受到影响,这让小凤凰稍稍松了口气,只是紧接着,她又眼珠子一瞪!


    安安居然坐在了秦岭的脖子上,揪着两只耳朵,咯咯笑着,嘴里发出听不懂的声音,这种画面简直不能看,小凤凰又无奈又担心。


    可这还没过完,揪了一阵子耳朵之后,安安拽起了秦岭的鼻子,没多久,又把兴趣转移到了秦岭的头发上,双手揉动,弄成了一个鸟窝形状。


    就在这个时候,秦岭沉睡中的神魂突然一颤,眼睛猛的睁了开来,周身气息暴涨,神魂与肉身融合。


    合体!


    “叽叽~~”小凤凰一惊之后,兴奋的鸣叫起来。


    秦岭抱住小凤凰,亲呢了下,把小凤凰放飞到高空,然后把还赖在自己头上的安安拉下来,笑骂道:“你这小家伙,趁老子渡劫居然反了天,来,让我看看,到底象不象我。”


    秦岭托住安安,仔细看着。


    “咯咯咯~~”安安手舞足蹈的笑。


    还别说,这孩子带有一种邪异的美。


    梁自红是属于何惠那一类形的,按照ab这种标准的网红脸作为评价,面相显得刚硬,颧骨过于突出,鼻子也比较高,并不是标准的美人,但这类女人稍微打扮一下会很有味道。


    而秦岭是标准的小鲜肉外形,面相偏柔,安安的长相恰到好处的融合了两人的优点。


    秦岭再用神识一扫,点点头道:“居然天生就是修行者,果然是老子的种啊!”


    “咯咯~~”安安笑的更加开心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