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官网,金沙娱乐平台,金沙娱乐

第四零零五章 无意捡漏最有成就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问清楚了西北五省风水师协会位于乌城的分会地址之后,张天元就打算离开。


    毕竟那边还有白灵的事儿没解决呢。


    谁想没走两步,就被老秦给叫住了。


    “张先生,您是玩古董的行家,可否帮我鉴定一件东西?”


    “怎么,你这里有需要鉴定的古董?我收费可不低啊。”


    张天元笑道。


    “张先生放心,您帮我鉴定之后,我送您一盏清代康熙五彩龙凤纹开口杯,虽然有点豁口,但价值绝对不会低。”


    老秦急忙说道。


    听到这话,张天元突然笑了,这老秦说话还真是够含蓄的,送礼就送礼嘛,还非要说是鉴定的费用。


    不过既然人家有这好意,他也不想推脱。


    谁让他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受不了古董的诱惑呢?


    “既然秦老先生这么说了,那就拿出东西来让我看看吧。”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您稍等。”


    老秦回到屋内没多久,就取出了两件东西。


    其中一件,自然就是作为酬劳的清康熙五彩瓷杯,这东西虽然有豁口,但一眼看去,就知道是真家伙,张天元是真得难以拒绝的。


    另外一件,则是老秦让他鉴定的东西。


    “好家伙,这可是宣德青花啊,没想到秦老先生您也是个中行家。”


    张天元看到那瓷器,不由惊道。


    这是一件明宣德青花海水龙纹钵,明宣德,高12,口径265,足径12。


    钵口微敛,弧腹,平底。


    通体青花装饰。


    外壁从上至下依次绘海水纹、云龙纹、莲瓣纹。内底青花双线圈内署青花楷体“大明宣德年制”双行六字款。


    外底素胎无釉。


    此器造型敦实,纹饰生动,青龙矫健,颇有气势,为宣德官窑瓷器之精品。


    钵形器早在新石器时代的裴李岗文化和磁山文化的陶器中就已经出现。


    但“钵”字是佛门盛贮器的音译,自佛教传入中国后,僧人多用之。


    明宣德时期,皇家崇信佛教,特别是藏传佛教。大批藏地僧侣纷纷入京朝贡。


    宣德时期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的瓷钵,敛圆口,弧形深壁,底有两种,一为细砂平底,一为无釉浅圈足环底。


    品种有白釉、洒蓝釉和青花器。


    洒蓝釉器的外壁饰有暗刻云龙纹。


    青花瓷的外壁绘有云龙、缠枝莲等。


    清代有不少的仿制品。


    不过这件应该是真品。


    青花双圈六字双行款多书于瓶、罐、碗、洗、壶、盘等器物底部。


    六字横款多书于缸、盂、鸟食罐、弦纹炉、撇口盘、高足碗等器物上。


    六字竖款一般书于香炉、碗心里部及壶流柄上。


    四字款一般书于碗、高足杯的底部和梅瓶的肩部。


    高足碗的款识一般是在碗心,多为双圈六字。


    盘为釉底的常底心书款,盘为砂底的落款于肩部、侧面或折沿下。


    本件青花龙纹钵的款识是“大明宣德年制”双行六字款,该款识就书于器物的底部。


    毫无疑问是一件真品。


    随后,张天元将自己的判断告诉给了老秦。


    老秦笑得几乎合不拢嘴了。


    “张先生,我可不是什么行家,说真的,这东西是我一个欧洲留学的学生送来的,我根本不知道它是宣德青花。”


    “那这可就是所谓的捡漏了啊,而且你这个漏儿,可真是不小呢。”


    张天元笑道。


    “承蒙您吉言。”


    老秦乐滋滋说道。


    “如果秦老先生愿意的话,这东西可以卖给我,我有个私人博物馆,收藏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瓷器自然也是在列的。


    尤其宣德年间的青花瓷,并不多见,保存如此完好的更是少见啊。”


    张天元说道。


    “这个,我还是跟学生商量一下吧,毕竟这是人家送给我的,也算是一番情意,我若卖了,总感觉对不住他。”


    老秦犹豫了一下道。


    其实他倒是真想卖的,反正这东西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毕竟他不是收藏家,对古董的兴趣,也远没有张天元那么高。


    只是出于各方面的顾虑,才不敢答应。


    张天元皱了皱眉道:“秦老先生别怪我说话直接啊,您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吗?”


    “多少?”


    老秦问道。


    “你猜猜。”


    “能值几十万吧?”


    老秦想了想道,他对古玩市场真得不了解,这个价钱,也纯粹就是胡乱猜测的,毕竟就算是网络资讯发达的今天,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件古董可以明码标价的。


    市价和交易价,往往差得很远。


    “几十万你卖给我吧。”


    张天元笑了笑道:“最起码也上百万了。”


    他这其实是假话,实际上这件宣德年间的青花瓷曾经有过拍卖先例,虽然是内部拍卖,但也拍出了足足上千万的高价。


    他之所以说上百万,没有说实话,不过是不想被老秦宰而已。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也只是想少掏点钱罢了。


    “上百万!”


    老秦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他这个店铺每年的营业额也就十万左右啊。


    “现在明白了吧,不是我不相信您那学生对您的感情,可如此贵重的东西,难保他不会产生别的想法。”


    张天元说道:“你悄悄私底下卖给我,然后我再送你一件高仿,摆在家里几乎没什么区别的。”


    “真的?”


    老秦还有点不太相信,高仿能跟真得差别不大?


    “您不相信,那是因为您对古玩市场不了解,这样吧,明天我带着高仿品去找你,你若满意,咱们再交易如何?”


    张天元提了个建议。


    “那当然没问题了,要不然张先生明天还来这里吧,我和老林带你去乌城的风水师协会分会。”


    老秦点了点头道。


    “成!”


    因为今天时间有点晚了,风水师协会不可能一直开门,所以这个事儿只能暂时放下。


    张天元等人告别了老秦和老林,离开了风水街,朝李家村而去。


    路上,柳若寒突然笑了起来。


    张天元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老盯着我手里的杯子笑什么?”


    “姐夫,你知道这送杯子是什么意思吗?”


    柳若寒问道。


    “不知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不知道柳若寒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想要说什么。


    柳若寒这才说出了她最近学到的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